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
疫情带来“危”“机”:
物质、精神,肉体、灵命被丢在炉火中熬炼,其间有痛苦,有泪水,甚至有绝望,但经受住考验的便会凝结精金。
尽管疫情冲破了实体教会,网络聚会、网络布道却让中国信仰的使命朝向地极又延伸一大步。

讲员:夏明光牧师

你该知道,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。–提后 3:1

弟兄们,我愿意你们知道,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.–腓1:12


教会面临的危机

全球瘟疫的危机
疫情之下,集体礼拜、集体聚会、集体同工培训学习,目前都是没办法举行。

经济衰退的危机
经济衰退给教会带来财政奉献的危机:有些教会已经退房,甚至有些弱小的教会,连教牧同工的生活费都没办法支撑。

“次”灾难的危机
包括饥荒-粮食紧缺的危机。

全球性的危机
瘟疫、灾难、战争等等。

奉献财政的危机
对于教会来说,奉献财政受到的冲击也是很大的。

持续逼迫的危机
在18年、19年这两年,家庭教会所受逼迫尤为严重,甚至三自堂也关闭了很多。逼迫还没有结束,疫情又来到;疫情加上逼迫,使得教会/特别是家庭教会的生存空间越来越被挤压,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危机。

世俗化的危机,异端邪教冲击的危机
没有围墙的教会给那些异端邪教留下了太多的破口;特别是那些不委身,或者是根基、真理不够清楚,或者和牧者的关系比较疏远的信徒,他们很容易被异端、极端吸引;因为他们也是铺天盖地地用网络来笼络人。

宗教形式化的危机
不仅限于欧洲的教会,教会、信仰、礼拜、属灵操练都容易被局限在教堂模式之内;中国教会这几年也在往这方面发展。我想现在一方面有政府的手把教堂、家庭教会关掉,另一方面是疫情让我们都没办法再像过去那样到堂会内进行礼拜。这是不是在提醒我们,堂会已经形成了一个围墙,把信仰、属灵操练、爱心、所谓的聚会都局限在堂会、围墙之内,福音的见证,包括爱心福音的使命,走不出堂会了,这也是宗教形式的一种危机。

属灵停顿及倒退的危机
这都是属灵倒退的危机。有些是停顿,有些感觉是倒退。虽然有宗教意识和形式,但是属灵生命在衰退;甚至使命异象等等都跟着倒退。

网络冲击的危机
网络的冲击也包括多方面;一是异端的冲击,对弱小教会尤为严重。(待会儿我会谈到“强者更强,弱者更弱”的情况。)网络会给原有的堂会-包括有体系的,甚至有团队性的或者是规模性的教会,带来新的冲击;有些小的教会可能就被网络冲垮了。

我们知道耶稣所讲的话,看见这一切的事情成就,就知道人子近了,正在门口了。这些危机的存在,是耶稣再来之前的预兆;瘟疫、饥荒、地震等等,这些事情都会发生。当然危机也是转机。转机是在危机之下的转机;大的危机会带来大的转机,小的危机会有小的转机。没有危机,这个转机都不大。人总是要生存下去、面对未来,要发展,要成长,所以一定需要转机,否则他就会倒退,就会分散瓦解或者死亡。

人总是在逼迫之下经历转机的。比如前些年我从河南来上海,其实也是危机之下的转机。那时我不能在郑州服侍了,这是危机。转机是我被迫转战上海。这15年里,我在上海有一些服侍,这就是危机中的转机。

危机也是转机

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促进教会,
彼此守望,
联络合一的契机

上帝设立教会,包括这些牧者为守望者,要求他们祷告。耶稣也曾提醒我们警醒祷告,免得入了迷惑;教会祷告的火原本似乎有点微弱,但是疫情警醒了教会的祷告-基本上现在各教会每一周甚至每一天都有很深入的祷告会,也带来了深度的合一祷告。包括很多研讨会,促进了警醒守望、联络合一。现在全国范围内联络导购的平台就有好多个:联络城墙、祷告祭坛、平安中国等等。

疫情使得本国教会敞开胸怀为列国代祷。过去我们为列国祷告还不太多,但这段时间大家基本上把负担开始投向国外,因为疫情已经在全球爆发。我们中国教会觉得疫情是从武汉蔓延到全国,又从中国蔓延到世界,所以有责任为全球列国祷告-包括他们的疫情、政治经济、教育等等。这是一个转机。

世界宣教首先从祷告开始,我们大批的宣教士没有走出去,祷告已经走出去了,这就是世界宣教的开始,所以说世界宣教首先是从祷告开始的,这就是第一个转机。

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促进教会
插上网络翅膀的契机

网络已经普及了好多年,但是教会相对比较滞后,我们还比较坚持传统的实体礼拜、聚会。一场疫情让我们没办法组织崇拜,小组、同工、培训也都没办法进行;但我们不能停止聚会,不得已就被逼上了网络。网络聚会的时代已经来到,没有围墙的教会正在崛起。过去我们总认为家庭教会就应该在家里;后来的专门堂会虽说还是家庭教会,但是教会是在公众的办公室内。一场疫情来到,让教会的围墙没了,形成了无围墙的教会。没有围墙的教会崛起,让教会都转成网络礼拜、网络聚会,利用各种网络直播或会议平台。不单是中国的,全球的教会,现在基本都是在网上崇拜,、组织礼拜、开同工会议、培训小组、关怀辅导、交流沟通等等。

甚至有一些教会采用了比较前卫的网络圣餐。现在我们教会还没有采用网络圣餐,我是比较保守一点的。我们采用的方案是先给小组长,然后再由小组长送给组员。如果疫情一直持续下去,未来会什么样呢?在某个处境当中,可能就要采取相应的处理方式。现在我们不批判、不指责,也不抵制有关教会。我们可以不接受这种方式,但我们应该理解、接纳那些牧者和教会;因为这是在特别处境之下,被逼上网络了,武汉尤其如此。我们中间不接受的认为网络圣餐不合乎传统、不合乎圣经真理;接受的认为只要强调了意义,特别是掰饼的意义,就不必特别在乎形式;而且又是在疫情期间,人们极其绝望的背景之下,纪念主能激发信心和爱心。今天主要不是谈网络圣餐的问题。

网络聚会的益处
不必担心病毒传播;不受距离限制;不浪费路途往返时间;比较快捷;节省教会的房租开支;也节省信徒的经济开支;基本上可以实现天天聚会等等。

所以使徒时代的教会天天同心合一在殿里祈祷、掰饼;过去我们认为这是很难做到的,但网络时代来到之后,我们现在可以做到天天聚会。

这是网络带来的方便之处。

网络聚会的弊端
大家虽然能在视频里见到,但是心与心之间距离很远;参加网络聚会的人不够投入,容易被身边的人和事物影响;网络聚会的效果因软件设备打折扣;网络聚会奉献有一定限制;部分不能熟练操作软件的中老年人没办法顺利参加。另外,网上聚会安全隐患比较大,网络可能随时被切断,非常危险。

网络聚会带来的挑战

信徒可以收到各种网络聚会的链接,能观看各个教会的聚会崇拜。这会对信徒在原有教会的委身带来冲击,也会催生一大批游离的信徒;他们追求新鲜感和刺激,甚至追名牧-谁是名牧,他们就追谁。过去因为距离限制没办法,现在坐在家里就可以参加那些大型教会名牧的讲道,这样的话就会游离于教会之外,淡化委身意识。同时异端也会借机拉拢很多不委身、真理不清、生命幼小或者是和教会牧者关系不够深入的信徒,这也使得异端、极端和一些邪教组织能够大肆迷惑信徒。

还会出现另外一种危机:教会中强者更强,弱者更弱。不管怎样,现在我们必须要面对、要思考。我们先来看一下中国商业模式的变换。非典之前实体店是主要的商业模式,非典期间和之后网店就成了主要商业模式。马云早就提出电商也会死亡,现在的经营模式是实体加网店,虽然还没有很成功地落地,但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后,网店还是发挥了很大的优势,整个未来发展趋势也应该是这样。

教会聚会模式在疫情之前基本上还都是实体模式,网络比较少被使用。疫情爆发期间,大家全都转向了网络;疫情结束之后,实体加网络的模式就会成为新常态。所以这时我们可能要接受网络聚会的常态化。那么疫情结束之后,怎么去结合网上和实体的聚会呢?

一定要结合网络及实体聚会的优势,让教会插上翅膀;这会使得聚会更健康、更方便、更有效

教会网络聚会的应对策略
要强调教会的委身。纵然网络聚会没有围墙,但是地方教会仍然要强调委身和会籍;还是要有一间间的地方性教会。又大又强的教会,要避免轻易接受弱小教会的会友,鼓励他们委身于自己的教会,避免将自己的壮大建立在弱小教会的流失上。弱小的教会一定要提升自己的牧会能力,关怀、辅导、培训等等要全面提升;否则,因为这是一个发展的时代,你不成长肯定会受到冲击。

要让教会赶上网络的浪潮、插上飞翔的翅膀,而不能被网络的浪潮打翻。如果你不能够跟上这个时代,网络科技的冲击真的可以把教会都打散了。所以这一块我们需要思考,要与时俱进、心意更新。

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促进教会
关爱时代的契机

耶稣所讲光和盐的真理我们都很懂,但这些年的教会基本上还是关门的-关门的祷告聚会、敬拜、属灵培训,这个家像是临时地向社区、向世界发光、做盐,发挥的作用还是很少的。但是圣经里面讲到“大卫在世的时候,遵循了神的旨意就睡了”,而且特别讲到他“服侍了那一个世代的人”。他是一个君王,却服侍了那个时代。今天的教会不单单是聚会崇拜,还有一个职责,就是关爱这个世代。

教会不是慈善机构,但有行善的责任;疫情爆发之后,大家行善其实也受到了局限:我们有很多救灾物资想往武汉运,竟然运不过去,因为受到政策的限制。最后我们的北京联会和其他机构通过北京载道社工事务所(已注册的慈善机构)把货发到武汉爱心实物银行,这就好像两个码头,一个装,一个卸,把救灾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到了武汉。这样的行为是一次救灾、一次关爱,也是一项服侍,未来教会一定要去注册这种慈善,包括NGO这样的机构;这样我们就能把基督的爱和光分享给这个时代,不然的话连行善的机会都没有。

所以,疫情让我们开始真正把光、爱、盐带给这个世界了;要关爱我们的邻舍如同自己。

过去我们救灾只是针对远处的,当然现在我们也在做,比如美国、以色列,包括武汉,都有一些口罩和其他救灾物资运送过去。可我们不单应该救助远处的灾民,也要关爱近处的邻舍。过去我们比较多地针对所谓的重灾区;这一次全民受灾,中国14亿百姓都受灾,每一个家庭几乎都可以称之为是灾民,每一个人都是受灾的民。

关爱邻舍是我们过去所忽略的,不管是旧约新约,关爱邻舍都是被特别强调的。关爱邻舍也是保护自己,比如在鄂尔多斯、广州、珠海,包括香港都是因为有邻舍感染,最后大家都被传染。关爱邻舍也有助于建立良好的关系,能预备他的心向你敞开,从而为主、为福音做美好的见证。

关爱邻舍也能让光照亮这个世界,照亮你的邻舍、照亮你的一栋楼、照亮你的社区,甚至照亮一个城市。如果我们基督徒真的都关爱邻舍、关爱我们的社区,一处处蜡烛都被点亮的话,整个城市就亮了。谁是我们的邻舍呢?我们教会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买到了84消毒液,他们买不到,我们就一瓶一瓶给他们送过去,他们都非常地感激,甚至流泪。教会在短短两周内跑了1000多个家庭,把消毒液、口罩送过去,他们非常感谢教会,甚至现在教会弟兄姐妹出入的时候,保安、邻舍看到之后,都特别地尊敬,甚至愿意到教会来参加礼拜。

在新型冠状病毒无情地肆虐中华大地的时候,人要有爱;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像蜡烛一样点亮自己、照亮别人,关爱邻舍、关爱社区,向世界活出爱;多一份分享、多一份温暖。关爱邻舍就是关爱自己,关爱邻舍就是保护自己,关爱邻舍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家园。这是说我们身边的邻舍,还有你最近的教会,也是你的邻舍。行善,不单是对外人,对信徒一家人更当如此,比如说因为网络造成一些教会人员没办法聚集,人员流失,人员减少,奉献财政压力很大,甚至都支撑不下去,资源丰富一点的教会就可以帮助兄弟教会,这也是关爱邻舍。还有我们身边流离失所的新邻舍,特别是在深圳、广州打工的人,他们在工厂关门后找不到工作,没有地方住、没有饭吃、没有钱,只能流离街头;有教会和牧师们拿着口罩、钱和做好的饭给他们送过去,这是关爱。这也是一种邻舍。

所以教会要发光做盐,向这个世界活出基督的爱。

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
成为建立
关怀辅导机构的契机

耶稣传福音时,祂也医好伤心的人。 这一次的疫情使得人心受伤、家庭受伤,乃至全民受伤。我们大家都知道湖北电影制片厂的常凯因新冠状病病毒去世;他家庭在17天之内有4个人相继离世,非常悲痛的一件事。这只是一个典型代表,武汉可能有一些家庭整个都不在了,其他家庭有的失去父亲、有的失去妻子、儿女、兄弟、姐妹。这使得亲人面对非常大的伤痛。德国的财政部长因为不堪防疫压力,卧轨自杀。英国的一个护士不堪心理压力自杀。《环球时报》报道,四川南充,一个离异母亲生活压力过重,把女儿绑在自己身上跳江自杀。河南平顶山一个女子,疫情期间辅导孩子,压力过重,几乎崩溃,要跳楼自杀。云南一个叫刘德成的养蜂人因为封路封村,蜂蜜不能及时转运出去,最后看不见希望,在养蜂房内自杀。

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
世界卫生组织报告说,全球有超过3.5亿人患抑郁症,近10年来增长速度达18%;中国有9500万,其中确诊有3000多万,没有确诊的有6000多万。这是疫情之前的数字,疫情爆发之后,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事业、经济、家庭、工作上不堪重压,承受能力几乎到了极限,可能会走向绝路。有预测说2030年抑郁症会成为全球第一大疾病;现在全球有2/3的人可能动过自杀的念头,但只有7%的人接受过正规的治疗。

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
中国的抑郁症越来越年轻化,中年人的抑郁压力更大,这里不再一一细讲。抑郁症患者自杀风险是比较高的,抑郁障碍的自杀率达到4%,甚至有些可能达到6%。

疫情过后抑郁症患者人数将会猛增。亲人感染、离世会导致抑郁;企业经营撑不下去会抑郁;还有很多人失去工作、失去收入,还房贷、车贷、医疗保险、子女读书,还有一些欠款等等,沉重的经济负担会带来抑郁。应对新冠肺炎的自助心理辅导手册已经迅速出版了,教会应对的关怀辅导及培训也逐渐到位。海归团契成立了信望爱生命关怀,爱心点对点是非常好的,也希望更多的教会和机构能够去做这样的关怀辅导和培训。

人心松软是播撒福音种子的良好契机,教会要向世界传播“神就是爱”的福音。教会要在这时站出来、走出来、拿出来、做出来,关爱邻舍,关爱社区,向世界活出爱。

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促进教会
网络布道的契机

网络时代来到,要抓住网络布道的契机,每一个时代的复兴和相应的契机都是分不开的。

唐朝时期
唐朝时福音传达到中国,是因为李世民对景教尊重、敬仰,以至于当时的朝廷上层能够向福音敞开。

明清时期
明朝的时候,科技布道让福音在明朝的朝廷当中也能够站稳脚根,这其中徐光启等人起到了关键作用,是一个典型的代表。清朝的时候,同样也是因为科技传播;康熙对宣教士特别尊重,为他们设立钦天监,还做了两首诗,这也是契机。晚清时期,因为鸦片战争的失败,允许五口通商,可以合法传教。

民国时期

民国时期,孙中山、蒋介石执政期间宗教政策开放,我们看教会历史,会发现民国时期中国教会经历了大复兴。教会本土化运动兴盛,西北灵工团、伯特利布道团、耶稣家庭、内地会、培灵会,教育布道、培灵布道、医疗布道、慈善布道等等都很兴旺。

改革开放的契机
40多年前的改革开放是契机,它与农村的政策调整是分不开的。1978年以前土地全是公有的,1978年以后土地承包带来人身自由、实践自由、工作自由,这样大量的人可以聚会、出去传道,这时兴起的温州团队、河南团队、安徽团队都是全国性的大团队。那时的农村教会大复兴与土地承包带来人的自由是分不开的。另外,城市化进程带来城市教会的复兴,1999年到2019年这20年间,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使得城市教会开始崛起。过去的8亿多农民很多都进入了城市,所以上海万邦、北京守望、锡安等等这些代表性的教会在城市开始崛起、复兴,现在城市教会到处都是。

疫情下的契机

新冠状病毒打破了人用金钱、物质、权威、医疗、科技所构建的精神天堂梦想,让人重新思考信仰,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契机。如果不是这一次病毒,中国人只会更骄傲、心更刚硬,更加远离神,更背离神。现在他们会发现这些东西都是空的。在八九十年代,一些人在自己的梦被打破之后就开始思考信仰。这一次人们的天堂梦被打破之后,也会思想信仰,所以是一次最佳的布道契机。

要充分发挥心灵关怀、辅导策略,科技让人震动,爱让人感动。神迹奇事能医治人的身体,爱心关怀能医治人的心灵。知识理论只能进入人的大脑,爱心服侍能够进入人心,最有效的布道策略就是用爱布道。

充分使用网络布道

目前网络布道的空间还是比较大

有些人在网络上搞直播可以对上万观众进行布道。在实体房子里面我们没办法做到,也申请不到,一聚集马上就会被关掉;可是网络上目前的空间还是相对较大。

福音朋友也比较容易被邀请参与

以前他去一个地方要花时间,不容易去;现在拿着手机一点击上去了,比较容易被邀请参与。

参与人员根据软件及平台的不同也会更多

几十人、几百人、几千人、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都可以上线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布道时代,恐怕近几十年也没有这样一个好的布道契机。

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促进教会
快速植堂的契机

过去我们植堂总是建立有形体的堂会,植堂宣教也是我们团队这些年一直在做的;但在逼迫之下,我们的堂会大部分都被关掉,疫情一来仅剩的堂会也要关掉。但这并不影响教会快速植堂的契机。

在网络时代如何开拓教会植堂?

先从网上开始,再到实际接触落地。
网上从一两个人的聚会发展成一个小组,人进一步多起来、时机成熟了就可以落地;可以找一个房子,比如说一户人家里,开始进行家庭小组、礼拜。我们过去开创实体教会也是这样,从一两个人到一个家庭,坐不下了就搬出来,租房子建一个堂会;网络植堂照样可以这样做。

实体+网络植堂=优势互补
特别是网络不受具体区域的限制。过去人在某一个区域内会受不少限制,现在人们可以跨城、跨省乃至跨国植堂;你可以坐在家里,与来自不同城市的弟兄姊妹在网络上小组聚会。现代人都离不开手机和网络,这使得大家可以很方便地参加各种聚会;这样更快捷,不用太多的时间和交通;更普及,它可以普及到任何楼层、小区、区域、省市乃至国家。

我想,在这一次疫情里,上帝的手让教会更加普及。堂会时间长了就容易宗教化,把福音、爱和真理都局限在堂会之内。这时上帝的手打破了局限,把福音普及到人、普及到家庭、普及到小区、普及到区域、普及到城市,甚至普及到全国乃至世界。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植堂契机。

节省教会经济开支

能够节省教会经济开支,不用花很多钱买堂或做其他什么。其实我们这里就在考虑卖掉堂点,这几年因为植堂经济压力很大,现在网络植堂开拓教会,能够节省很多的交际和经济开支。

节省教牧人员资源

过去我一直研究,植堂最大的困难就是缺少教牧人员,因为牧者培训太慢了。一个教会的小组,最优秀的是小组长,最关键的也是小组长;没能培养出小组长就做得不成功。同样,一个堂会最关键的不是钱,不是房子,而是一个优秀的牧者,可培养速度太慢了。现在网络可以节省教牧人员,他不用固定在一个地方,通过网络,他可以辐射到一两个城市,一个省份甚至跨国。

节省教牧人员时间

我以前讲三场道要跑上海、昆山、苏州三个城市;现在我不用跑了,坐在这里就可以给不同城市的听众讲道。这一块因为时间有限,我没有整理太多,应该值得大家去思考。

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促进
世界宣教的契机

中国向世界宣教应该是中国教会的中文牧者,特别家庭教会都有的志向。我已经喊了快30年了,那个时候我们喊的口号是“向中国宣教、向世界宣教”。当时一个异象:合一宣教,两个目标:中国和世界。我是在1989年信耶稣,这一年对中国教会而言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转变,很多牧者都在这一年被上帝呼召。我记得天明和明日两位牧者也都是在1989年被上帝呼召。这几十年大家一直在喊世界宣教,特别是近几年大家很强调2030年向世界宣教,要差派两万名宣教士。

宣教需要比较成熟的牧者走出去,否则很容易阵亡;把那些所谓的新兵,或者是血气方刚、初信耶稣而训练不足的人推出去,阵亡率太高了。培养宣教士的时间长、成本高,短期内难以培养;所以大家都有疑问:2030年能培养出两万名宣教士吗?很多人都在质疑,所以只能作为一个异象,需要大家努力去做。向世界宣教不单是国内教会的使命,也是全球华人的使命。

现在我们认识到,以前我们总是说中国将会向世界宣教,其实现在上帝要让全球的华人起来向世界宣教,因为现在世界已经是一个地球村了,全球各国的华人教会实力越来越强、越来越成熟。在过去,成熟的牧者因为难以放下牧会任务走出去长期宣教;现在大家可以利用网络进行跨国布道、宣教、开拓、牧养,而不用耗时、耗力,不用烧钱,不影响本教会太多的服侍、事工。所以这是一个比之前任何时代都更容易向世界宣教的时代。

网络宣教的契机已经来到了。我相信2030年两万名宣教士走出去的异象能够实现。因为这些人不是培养出来的新兵,而是现有的老将、牧者,他们有成熟的植堂、牧会经验,可以借助网络走向世界宣教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。当然,目前我们需要思考:我们去宣教能带给世界什么?

各个时代传播福音真理的特点

各个时代传播福音真理都各有自己的特点,上帝把他的独生子给了人;耶稣把自己献上了;以色列把福音和文明带向罗马;罗马把基督和教堂带向欧洲;瑞典和瑞士把因信称义带向世界;英国把露天布道小组带向世界;美国把教育、医疗、慈善、商业布道带向世界;韩国的特点是祷告奉献,包括大家为小组一起宣教推向世界。不得不说,韩国的教会值得我们去学习:他们的祷告、奉献、小组都包括宣教。中国的大教会这几年可能也会受一些影响,但是最值得我们学习的是他们的祷告、奉献、小组模式,以及宣教热忱。

中国在向世界输出什么

我们中国走向世界,要输出什么?

我们中国最值得夸口的是新旧四大发明,其实所谓新四大发明–高铁,扫码支付,共享单车,网购,这都不是中国首创,只不过中国科技应用领先,而且更加普及。现在中国制造的商品、孔子学院、文化节日、餐饮远近闻名,中国也输出金钱给个别非洲国家;当然与此同时也输出了很多不文明的行为,特别是今年又输出了新冠状病毒。宣教不是输出口号,而要输出人,不单要输出宣教士,更要输出福音的核心真理,还要输出祝福世界、具有影响力的文明。我们现在如果从这些方面来看,任重道远,挑战很大。中国教会向世界宣教要带去什么?中国有什么?

这些年来中国有了自己的“苦难神学”,也就是特别强调十字架、信心。其实很多国人的信心是在无奈中被逼出来的,因为困难太多,人才开始仰望上帝,慢慢地充满了盼望、爱心,还有团队服侍的热心。中国教会传道、讲道各方面应该还是很有特点的。所以,我们是否持守了神给我们中国教会的真理和模式?我们是否一味地模仿国外,而丢弃了本该拥有的属灵特点?因为神兴起每一个时代、每一个国家向世界宣教,一定会带给世界一个特别的属灵祝福。

我们中国走向世界,能够给世界带去什么?这是我们要思考的。

世界宣教对我们目前的中国教会来说任重道远,不是一两间教会可以承担和完成的。我们不但要输出宣教士,更要输出影响祝福世界的真理。这是需要全国的教会一起参与、一起推动、一起提升、一起实践、一起配搭、一起走出去,才能完成的意异象。

愿今天的分享能够引起大家的一些思考,

或者是规划和讨论;

希望大家一起探讨我们中国教会在疫情之下

怎么应对危机、

迎来转机,

从而祝福中国和列国的教会。

愿上帝祝福大家,谢谢。

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

《疫情带给教会的危机与转机| 夏明光牧师》本文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。

(5)
上一篇 2021年3月24日 下午3:46
下一篇 2021年3月24日 下午5:27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